是谁在打着元宇宙的旗帜砸碎元宇宙的招牌

元宇宙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和技术趋势,也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我们不能允许一些非法或投机现象扰乱市场。 在人们对元宇宙的认识还不是那么清晰的时候,就让这三个词蒙上了一层阴影。

 

“每天躺着就能赚钱!”

“如果你想赚更多的钱,请多了解并参与元界链游。”

“目前的投资回收周期非常快……大资金可以进来!”

目前,国内外多家互联网巨头都看好元宇宙的发展前景,竞相发展相关产业。 虚拟宇宙的受欢迎程度有增无减。 趁着这股热潮,某社交平台非常积极地更新贴有“元界”标签的帖子,宣传所谓的元界区块链游戏。 充满“鸡血”的文案让人暖心。

虽然宣传的区块链游戏不同,但这些帖子有一个共同点:经常打着“元界”的旗号; 他们声称可以让玩家边玩边赚钱,致富。

那些投入真金白银的人真的实现了自己的“致富梦”吗?

“大多数人都被困在高位”

根据网上帖子提供的信息,科技日报记者加入了一个名为“2022最强链游”游戏的网络社区群。 在这个拥有1200多名会员的群里,平时在线的人数有800多人,会员们从早到晚都热情交流。

当记者在社区群中询问这款游戏与虚拟宇宙有何关系时,有玩家回应称,游戏“最终目标是打造星际虚拟宇宙”,“PC版就是原型”。

然而,社区群里的聊天内容却很少涉及到如何玩游戏,而是经常与金钱相关:跌或涨、输钱或赚钱。 与这款游戏“饱满”的晋级副本相比,群里的气氛显得十分“骨感”。

“玩这个能赚钱吗?我亏了95%。” 有玩家在群里询问,并发了三个捂脸哭泣的网络表情。

如此大比例的损失在这个游戏社区群体中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有玩家表示,投入1万元后,不卖就达到了2.5万元的峰值。 现在只剩下1500元了。 另一位玩家也在游戏社区群中透露了自己的“立场”:他买了10万元的游戏币,现在只剩下1万元了。 “我已经向家人承认了自己的损失,说是我炒虚拟货币亏了钱。” 另一位玩家说道。

有记者在社区语音会上问道:“有人赚钱吗?” 有人回答:“社会上大多数人都被困在高位了。”

除了社区群之外,游戏还有专门的交易群。 群里比菜市场还要热闹,有人买,有人卖。 喊声此起彼伏:“我真的要付N2”、“我要按照公布的价格付R5”、“我低价收200N”、“我收N,从100艘船“…

这些类似代码的字母是什么意思? 从游戏的宣传帖子中,记者了解到,它们分别对应游戏中的不同飞船。

至于买卖这些飞船与赚钱之间的关系,记者从游戏社区群发布的群档案中找到了线索。 其中一份文件声称是这款游戏的“白皮书”。 据详细介绍,该游戏的代币总供应量为1万亿枚。 它是流通中的货币,而飞船是游戏中最重要的货币。 资产之一,玩家可以用它来开采矿石,获得更多的虚拟资产。

该游戏社区还发布了视频教程教玩家购买游戏代币: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网络步骤将人民币兑换成BNB(币安币)或USDT(泰达币)等海外虚拟货币,然后再兑换转化为该游戏的虚拟货币。

令人困惑的开发者

虽然目前的失利“令人痛苦”,但玩家们依然押注了这款游戏光明美好的未来。

相比于游戏宣传帖中仅仅将其贴上元宇宙的标签,游戏的《白皮书》以更加引人入胜的方式勾画了其与元宇宙的关系。

“元宇宙是一个大家共享的虚拟3D世界……在这里你可以工作、购物、玩耍、聊天、看电影、玩游戏……是的,这一切都可以在XX元宇宙中完成,我们更可以完成了,”游戏的白皮书声称。

确实,游戏娱乐被视为元宇宙的重要应用场景之一。 然而,记者打开这款号称“2022年最强链游”的游戏官网,发现它几乎可以用“简单”来形容:页面以一艘飞船为背景,但有些图片明显粗糙; 首页上只有几张图片导航按钮,但大部分导航按钮,包括“元界实验室”,点击后都打不开。

除了游戏和虚拟宇宙的关系之外,更令人困惑的是游戏开发团队是谁。 游戏官网并没有提供相关介绍。 这一点在游戏的《白皮书》中提到:开发团队有10人左右,团队目前的主要工作重点是开发游戏的元宇宙。

但目前尚不清楚该游戏开发团队在哪个国家、属于哪家公司。 从游戏社区群成员的回答或描述中,记者并没有找到明确的答案:“我确实不知道是美国还是其他地方,但很有可能是日本。” “社区现在可以联系项目组吗?”……

“在区块链游戏这个‘行业’,找不到项目合作伙伴是比较常见的事情。” 知名数字经济学者吴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上除了少数大型区块链游戏外,都有明确的开发团队。 很多此类区块链游戏项目的开发团队都隐藏在母公司或者母公司之外。 这很大程度上遵循了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隐藏身份的做法。

目前尚不清楚这款游戏的开发团队是谁,也很难弄清楚开发团队是否真的如游戏《白皮书》中所述专注于开发元宇宙。

“在区块链游戏‘行业’中,项目方隐瞒身份很容易导致大量骗子的存在,因为找不到相应的个人或机构对该项目负责。” 吴桐指出,由于很多区块链游戏项目方都是隐藏的,很难判断他们是真的在做项目,还是试图骗钱。 对于投资者来说,投资风险非常高。

此类活动涉嫌违法犯罪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进入者坚持“致富”梦想。

“归零并不比现在差多少,万一突然暴富了怎么办?” “耐心持有货币,该来的总会来。” “已经到了无法倒下的地步,坚持就是胜利。” 等等。 游戏社区中存在很多争议。

为何区块链游戏发行的虚拟货币跌幅如此之大? 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这类项目的价值靠的是游戏,但很多时候游戏并不是很好玩,游戏里没有真正的玩家,没有人消费,冲进来的都是投机者,大家都是来这里赚钱的。”但能不能赚钱才是最重要的,看谁跑得更快。” “创新工场前执行董事王家平现在正在区块链和元宇宙领域创业,是魔群区块链的创始人。”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个游戏的经济模式本质上有一个‘庞氏’属性在里面,就是需要新的玩家或者新的资金来带来大量的附加值。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来,它肯定会继续贬值。”是的。” 吴桐说道。

那些跌不下去的虚拟货币是否还能涨还是个未知数。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国,从事虚拟货币发行、兑换等活动涉嫌违法犯罪。

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明确规定,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销售代币、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行为。

去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10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投机风险的通知》,进一步明确“虚拟货币相关经营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但记者调查发现,国内社交平台上仍有不少所谓“元界区块链游戏”公然声称游戏发行代币。

“通过网络社区等网络交易平台进行人民币和代币兑换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并从中获利的行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和公序良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不符合双方的合同行为无效,导致相关财产权益不受法律保护,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交易双方承担。” 湖北德伟君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会议主席蔡学恩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这些游戏的开发团队而言,如果位于境外,是否就不受我国法律的约束?

蔡学恩分析,虽然目前虚拟货币项目的服务器大部分位于境外,但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以属地管辖为基础,适用中国刑法是有管辖依据的。 如果其中一项犯罪行为或者结果发生在我国境内,则视为发生在我国境内。 现场犯罪。

“因此,即使该项目位于境外,基于属地管辖适用中国刑法也会被视为违法犯罪活动。” 蔡学恩还告诉记者,当游戏开发商隐瞒身份时,确实很难取证、追回赃物。

元界行业蒙上阴影

趁着元宇宙概念的流行,很多老套路都被穿上了新外衣。

今年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借“元界”名义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披露了捏造虚假元界投资项目、打着元界区块链游戏名义进行诈骗、恶意炒作元界房产,变相利用元界虚拟货币进行套利、非法牟利等非法手段。

“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社会公众对元宇宙的好奇和猜测,炒作、复制元宇宙概念,对违法犯罪活动进行伪装和掩盖。这种披着高科技‘外衣’的违法犯罪行为,非常隐蔽、普通,普通大众很难通过一般的社会认知来识别。” 蔡学恩表示,此类违法犯罪通常后果极其广泛,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必须动用法律武器坚决打击。

这些打着“元界”旗号进行的非法活动,也给新兴的元界产业带来了负面影响。

“元宇宙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和技术趋势,也是一个很大的产业。 我们不希望一些非法或投机现象扰乱市场。 当人们对元宇宙的认识还不是那么清晰的时候,就让这三个字蒙上阴影。”重庆现代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重庆普宇威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高宇表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

高宇告诉记者,重庆现代产业研究院将元宇宙视为未来重点关注的产业方向之一。 她的公司还孵化了一些与元宇宙相关的初创公司,涉及虚拟现实智能终端、3D实时渲染引擎、VR头盔传感器等技术或产品。

“现在,每个人一提到‘元氏’三个字,首先都会警惕: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高宇在与一些企业交流时发现,业内人士有时会回避提及“元石”三个字,更多的会直接介绍自己从事实时渲染、数字孪生等具体技术或产品,以试图多看一眼。可信的。

宁波唯真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大型虚拟现实沉浸式体验系统的公司。 其产品包括4D影院、航天飞控模拟系统等。该公司营销副总裁何轩辰告诉记者,他和同事们也对元宇宙领域的非法活动感到反感。 因为它会给行业带来很多负面消息,误导消费者、投资者、行业上下游合作伙伴,给人对元宇宙的负面印象。

“我们参加一些宣传活动和创新创业大赛时,专家评委有支持的,也有持怀疑态度的,大概各占一半。” 何轩辰表示,那些持怀疑态度的评委认为元宇宙比较空虚,他们都是为了赚钱。 没有真正的前景或实际的应用。 事实上,很多与元宇宙相关的产品已经投入使用。

建立元宇宙“负面清单”

为什么元界提出没多久,就出现了这么多打着“元界”旗号的非法活动? 这可能与元宇宙概念的特点有关。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同的人对元宇宙有着不同的定义。 真可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元宇宙”。 王家平和多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元宇宙不是一个技术术语,而是一种产业生态或产品形态的概念,可以通过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多维度、复杂的技术手段来实现。和通信技术。 和最终产品来实现。

“虚拟宇宙本身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所以定义还不是那么明确。” 吴童认为,互联网等成熟产业往往有更清晰的定义,而元宇宙的概念则较为模糊,争议较大,产业发展空间更大。 大的。

吴桐的体会是,现实中的虚拟宇宙“就像一块砖头,走到哪里都需要搬动”。 原因之一是,对于元宇宙的内涵和外延,没有人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在他看来,这样的现状给投机炒作、金融诈骗、非法交易等活动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是几乎每个行业刚刚兴起的必经阶段。 很多行业在经历多次泡沫积累和破灭过程后才会发展成熟,所以它本身并不是虚拟宇宙。 问题。

在何轩辰看来,目前出现的打着“元界”旗号的非法活动,恰恰说明元界被很多人认可,拥有广阔的发展机会,因此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和委员提出加强元宇宙的监管,高宇就是其中之一。 在提交的《关于加强“元界”行业前瞻性监管的建议》中,高宇呼吁加强对元界炒作的风险监测和预警,严格禁止虚拟货币、虚拟物品的交易和兑换。 “元宇宙”的旗帜。 对行为进行全链条追踪。

“在元界发展初期就束缚住自己的手脚,确实不利于行业的发展。我个人的建议是,建立一个动态更新的元界行业发展‘负面清单’。即明确规定“什么不能做,还有什么不能做,一切都可以。”吴桐说道。

对于看好Yuanverse的投资者,王家平认为,在所有科技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核心技术和底层基础设施更具有投资价值。 因此,他建议投资者多关注元界项目背后的相关核心技术或底层技术。

“除了元界相关的核心技术和应用之外,我认为对于一些打着元界旗号、真假难辨的虚拟资产项目,我认为我们必须谨慎投资。当一个行业没有很强的实力时,我们必须谨慎投资。”边界清晰,没有成熟的交易。在有规则和法律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前需要深思熟虑,不要轻易做出投资决定。” 高宇提议道。

不幸的是,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元界项目,保持谨慎理性并不容易。 记者询问那位从1万元亏到1500元的玩家:“项目组说以后要打造一个游戏元宇宙,是真的吗?”

他回答说:“我怎么知道?”